马内是全村的希望是民族英雄更是更多人眼里的追光者

0 Comments

2019年非洲足球先生的评选尘埃落定,利物浦球星马内首次当选。虽然竞争对手萨拉赫和马赫雷斯双双缺席颁奖典礼,但马内的当选实至名归,上赛季塞内加尔人为利物浦出战50场,贡献26球,并且率领塞内加尔晋级非洲杯的决赛,而本赛季迄今为止的26场比赛中贡献了13球和7次助攻。

效力利物浦的马内见惯了大场面,2019年先后捧起过欧冠冠军、欧洲超级杯和世俱杯冠军,然而在属于他的颁奖典礼上,却变得有点羞涩,连发言都有点吞吐。

这十年岁月,是夹杂着眼泪与汗水的成长史,如果你读过他的故事,会明白为什么在这样隆重的典礼上,他会重新介绍一下自己的出生地巴姆巴利,因为这个贫瘠的村庄是他梦想成真的第一道光。

塞内加尔本身就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马内的家庭世代都以务农为生,何况一家十口人的负担让马内不得四处不打零工。父母早出晚归,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将攒下来的辛苦钱全部用在马内身上,不过并不是为了支持他的踢球梦想,而是希望他通过读书出人头地。

即便现在稍稍好转,塞内加尔的人均GDP只有1500美元,何况十年之前,因此父母当时呵斥他“踢球等同于浪费时间”也是无奈。当沉醉在足球世界的马内从来没有放弃,穿着尺码偏差大的球衣,穿着缝缝补补的球鞋,巴姆巴利的石子路就是他的绿茵场,他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和纯粹,伴随而来的是,日复一日的执着和与日俱增的球感,这样的故事我们在其他来自贫民窟的球星身上也看到过。

“我们是被世界遗忘的一部分”,这是马内的叔叔劝说他放弃足球的理由,当人们忙于解决温饱的时候,所有的理想都会灰飞烟灭。15岁的马内偷偷背着家里人向村子里的人借了一笔钱,他想要去足球盛行的首府达喀尔去看一看。

从小破村到大都市,虽然有400公里的路程,但怀揣着梦想的马内却看到了未来的样子,不过这里的教练和同龄人并不是那么友善,在他们眼中,穿着破烂的马内好像另一个世界的人,然而穿梭在巴姆巴利街头的马内仅仅用15分钟便征服了所有人。

没有拘束的他好像一直在等待这一天,而在远离村庄的日子里,父母到处在打听不辞而别的他,直到马内带着笑容从达喀尔回来,他们才知道自己的孩子“我想踢球”并不是一句玩笑线

当马内再次启程时,没有任何遮掩,村民们知道这个不惜一切代价的疯子也是全村的希望。被世代青训学院选中的马内用自己的方式走出了一片天 ,由于青训学院和梅斯存在合作关系,马内被当作独苗送到了法国深造,当他在异国他乡给自己的母亲打电话时,电话那头半信半疑:“哪个法国”。

有些人只喜欢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纵然美好,但避免不了阻拦和嘲讽,不信命的马内就是典型代表。马内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淳朴少年,他认真地和人沟通,就连握手都要90度弯腰曲背,当时曾有中国记者前往梅斯探班中国球员,曾近距离地感受过这个少年的天赋和谦逊,或许中国记者也未曾想过,站在他面前的少年日后会是非洲足球的骄傲。

马内曾说:“如果被淘汰,我还是要回到巴姆巴利的街头”。根植在内心的足球,永远是马内最好的精神寄托,他无须生而谦卑,无须对所有人小心翼翼,因为追梦的人只有跑起来才是对自己梦想最真诚的祝福。

当籍籍无名的他又从法国跑向了奥地利时,萨尔斯堡红牛对400万投资的人才有着更清晰的培养计划,要知道,400万欧元已经排在红牛历史身价榜第三顺位。以速度见长的马内在适应了欧洲足球的氛围后更加自如。

从数据上看,两个赛季80场比赛打进了42球的马内物超所值,当时还在多特蒙德执教的克洛普就曾有意收购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有意思的是,鲁梅尼格也在最近表示“没有能签下马内,我很遗憾”,当年在与拜仁的热身塞中,传射建功的马内一人打爆半主力迎战的南大王,主角光环突出。

不过这些失之交臂的遗憾却是马内个人成长的标签,红牛时期是他的人生另一个起点,给了其他人了解他的入口,也让背负全村希望的马内更坚定地跑下去。

专注于淘宝的南安普顿和萨尔斯堡红牛在运营模式上相差无几,但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马内,却将这里视为了天堂。登陆英超的第一个赛季马内就用10粒进球展现出他出色的适应能力,尤其在对阵维拉比赛中,他仅仅用时2分56秒就上演帽子戏法,并打破罗比-福勒在1994年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中用时4分33秒最短时间上演帽子戏法的纪录。

速度、机敏和韧性是作为英超菜鸟身上最显著的三个标签,当时主帅科曼曾说:“就算有球队向我们报价1亿英镑,我们也绝对不会放人”,在当时有人认为言过其实,而第二个赛季,切尔西、利物浦和曼城这类英超巨人都臣服在黑旋风脚下,马内也开始真正地被重新审视价值。这个价值不仅仅是将圣徒带到英超第6的高度,而是建立在“他只是缺少一个更好的平台”感慨上。

南安普顿让他成为更好的自己,利物浦则让他更好地成为自己。球星云集的红军并没有让马内分神,处子赛季中29场贡献13球和8次助攻的塞内加尔人俨然一副“大腿”,2017年,马内荣获赛季球迷票选最佳球员和球员票选最佳球员两项大奖,与克洛普错失过一段缘分的他在首次合作中交出了满分成绩单。

‘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了一些别的什么东西,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这才是自我。当萨拉赫顶着利物浦队史身价最高的头衔降临安菲尔德时,其实牺牲了马内,甚至不得已放弃自己擅长的右路,克洛普本人也为此担忧过。但赛季结束之时,马内还是交出了19球和9次助攻的数据,虽然与埃及人44球和14次助攻的华丽数据相差甚多,但牺牲过的马内已经是另一种赢家。

2018年欧冠决赛不敌皇马,为利物浦挽回颜面的是马内,2019年欧冠决赛他开场22秒就制造点球,从而顺利夺冠,所有失去的,都会以另外一种形式补偿。

有人说他贵人相助,叔叔送他去达喀尔试训,红牛的施密特。南安普顿的科曼以及利物浦的克洛普都为他的足球之路点拨过,但执着于理想的本人才是纯粹于当下的真正基石。试训时,人们对他的第一眼停留在“这样子还能成为职业球员”,前往英超时,人们对他的评价则是“南安普顿花大价格从奥地利买了个不认识的小个子”。

现在,利物浦肯定在预谋续约,而皇马和巴黎等豪门又在虎视眈眈。过去一年,气势如虹的利物浦未尝败绩,每个红色魂魄都是英雄,马内能在金球奖评选中位居第4必然与其擅长奔跑和对抗的属息相关。

所谓“理想”,只是拥有实力的人才能拥有的“现实”,一切悬而未决,但区别于从巴姆巴利走出时的不确定,现在的马内不但成功过跻身“92黄金一代”的行列,还有区别于竞技世界的星辰大海。

他在颁奖典礼上将自己的村庄巴姆巴利又一次介绍给大家,但其实这个人口只有千人规模的村庄一直住在他心里,他说“我小时候去达喀尔试训的车费是村里人凑的”,如今他不但在这里修建医院等基础设施,还每个月给每户人家发放5万非洲法郎。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心怀一颗感恩的心,马内的人生也将更为璀璨,或许有一天,这里还会走出更多马内,但他的励志人生却值得更多人品味,甚至已经超越了足球本身。即使贫穷和遥远,也要相信生命是一个不断超越人们以为的局限的过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